ΨPandemoniumΨ

※密碼提示: 我喜歡的3位男性ニコ歌い手さん的合稱~ tips: axxxxxxxxi ※

【閲覧注意】【都市伝説】禁盒: 靈感很強的朋友的故事

以下內容是想譯給友人看的私人用途文章, 禁止無言轉載
站主日語能力不高, 有錯請體諒提醒
文中有方言、有風俗, 我都不清楚, 然後有些話直譯會很怪, 所以會約略修整為中文常用字詞
以下文中「」和 ( ) 都是原文中的, 站主發言或補充會用 [ ]
原文: http://matome.naver.jp/odai/2133165505041533901

===========正文===========

我閒時就會看留言板的了
[鈴: まとめサイト: 類似ptt整理頁, 把留言整理好的資料庫般的東西? <--自己不看不太懂]
因為本身沒什麼靈感應力, 本來也想著自己不會和這裡 (靈異留言板)
想著「就來寫一下上月那熱門話題吧」, 就來了

我是取得了主角的許可才來寫的。
這裡的人的話, 大多會相信我們吧。
可能會寫很長啊。(也沒什麼文才, 寫得又長又難明也不一定)

開首已講了, 我本身是沒什麼靈感之類的, 所以我也不確定這是真的靈異事件與否, 就請各位幫忙判定了。
內容是我們的對話和我所記得的事, 可能會有點混亂的。
好了, 入正題了。這是我一位靈感很強的朋友的故事。

那是位由中學時認識, 至今快30歲了, 還很常一起玩一起喝酒的朋友。
他家是間就算我們住進去也算滿大的神社的主持, 世代傳承, 平常只是做些普通的工作, 但正月啊、有祭祀或婚禮等的時候, 就會以主持的身分作拜祭工作了吧?
反正就是那樣的有副業(或者該算正職)的家族。
而他平常是住在神社附近的住所裡。

那天我們也是準備去飲酒聊天的, 就約定在我家裡集合。
他和他女友先到, 然後邊打遊戲邊等另一位女生來。
就稱呼他為M, 遲到的女生為S, 我是A, 他的女友是K吧。
在邊打遊戲邊等的時候, 就收到了S醬的電話。
S「對不起唷要稍為遲一點呢。在儲物室裡找到了有趣的東西, 全家都著迷了~ A對智力類和拼圖類方面很在行吧? 我會把這個有趣的東西也帶來啊! 就請再等一下呢~」

約過了40分鐘, S醬來到了。
就在S醬的車駛進我家的那一瞬間, M說了「不行! 這個很糟! 糟糕…怎辦好呢…今天父親又不在…」
我「嗯? M怎麼了? 又有事了?」
K「沒事吧!? 又怎麼了?」
M「大概也未到有事的地步…哈哈…A, 這個很糟啊…S醬, 認真的嗎…」
M一般是不會說自己的靈感應力啊、看到鬼啊、神社的工作之類的話題的, 但偶爾就會像這樣突然慌張起來。我們三人都知道這事, 但問他的話, M會不高興, 所以我們都不會主動提。

然後S醬來到我房間了。
M面色蒼白的說「S醬…你帶什麼來了? 拿出來吧…」
S「咦? 咦? 難不成我帶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來了…嗎?」
M「嗯…」
S「這個…因為下週家裡的儲物房要拆卸, 所以找出來了」
S醬邊說邊把一個木盒取出來了。
那是個20cm左右的四方木盒。在電話中說的拼圖裡的東西就是指這個了吧? 一個小小的, 像是俄羅斯方塊般組合起來的小盒子。
M「不要再碰它了! 不要碰!」說完, M馬上跑到了洗手間, 然後傳來了「嗚噁噁噁」的嘔吐聲。
K也去了洗手間, 幫M掃掃背。(很好的女友嘛…w)
吐光了後M就回來了, 然後取出了手機撥電話。
M「爸爸…禁盒…朋友帶了個禁盒來啊…」
M「我很怕…我不能像爺爺那樣解決得了啊…」
M哭了。讓一個29歲男人邊和父親講電話邊哭…想到竟然是那麼可怕的事, 我也想哭了。
M「嗯, 鎖上了, 除了箱子外什麼都見不到」
M「是有些痕跡[可能是蛛絲馬跡或根據]但可能沒辦法」
M「嗯, 只是一點點的話…友人的腹部那…」
M「好像是類似七寶燒的形狀…應該是七寶燒吧? 中間有個三角的。七寶…」
M「不會錯的了…所以說我不懂啊! 我[跟你們]不同!」
(出了一堆專門用語, 不斷重覆的就只有禁盒和七寶燒, 另外還有一些的但我忘了, 抱歉)
M「行了, 我做。我做就是了。要是失敗了, 就拜託爸爸來除魔了啊」
M就這樣掛了電話。
之後M大概痛哭了2分鐘, 然後深呼吸一口後, 邊說「好!」邊跪坐好, 拍打了一下腳邊, 看上去好像是「不再哭了!」般的對什麼下了決心的樣子。
M「A…借我一下美功刀或是菜刀之類的」
我「喂…喂, 你想怎樣!?」
M「又不是要殺誰, 只是不得不幫S醬除魔」
M「S醬, 叫你不要那麼恐懼地看著我也是不可能的, 但不要怕!」
M「K和A也別怕! 暫時還不能怕! 不要怕! 不能輸! 不能輸的!」
M「有我在! 別怕! 不要怕!」
M「不會不行的! 由我來做! 像爺爺一樣! 看我的! 可惡!」
M像是想趕走恐懼般的咆哮。
S醬已經幾乎在哭了…很害怕吧…
我和K也快哭似的, 都快崩潰了…
S「明白了! 明白了! 我會努力的」
我們三人其實都不知要做什麼, 但都回答著明白了明白了的
M「A, 幫我去取刀子」
我「啊, 啊…」然後遞了菜刀給M
M「A, 用力捏我大腿內側吧, 用力的」
完全不明白, 但也只能照M說的去做了
M「啊呀呀呀呀!!!!」
被我捏住了M的大腿, M割開了自己的手指和手掌
[叫我捏他]大概是用來鎮痛的吧

M「S醬張開口!」
M把自己流著血的手指塞進了S的嘴裡
M「S醬喝下去吧, 難喝也要喝下去」
S醬大哭起來, 連講話也講不了, M則重覆唸了5、6遍我聽不懂的咒文
說是咒文, 其實比較像浪曲。
[鈴: 浪曲詳見: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5%AA%E6%9B%B2 ]

然後M把手指拔出, S醬吐出了混著M的血的嘔吐物。
M「出來了! 出來了! 好了! 沒事了! S醬沒事了!」
M「然後…」
M「爺爺你要看顧我啊!」
M把染血的手放到S醬帶來的木盒上, 又開始唸起了咒
M「不行…不行…做得到就好了…」[鈴: 這裡方言我不明白]
M又想哭似的「A! 打電話給我爸」
我按M講的拿出了他的手機打給他父親, 然後放到M耳邊
M「爸爸, 對不起我忘了, 可以一起唸嗎?」
M夾住電話, 把右手也放到木盒上, 又開始唸起了咒文。果然還是像唱歌般呢」
M「完了。完了…完…了……嗚哇哇!!!」
M又號哭起來。這麼大的人了卻哭得崩潰了似的。被K安慰著哭了差不多20分鐘。
我們三人也一起大哭, 四人哭成一團了。
這段期間, M好像也沒有從箱上把手抽離。
(因為在號哭所以記不清楚w)
冷靜下來後, M問我有沒有毛巾之類什麼, 能把手和箱子綁一起。我找了條比較薄的毛巾幫他綁好了。
M「好了, 去喝一杯吧?」
三人「嗄?」
M「講笑啦w 今日是不可能了嘛, A要送我走啊」
(這人的神經是什麼做的啦…真的很堅強)

結果那天我逐一送了他們三人
(就算真的去喝酒, 我也是不會喝, 好送他們回去啦! 討厭w)

那之後大概有8天M都休假了。
然後昨天和M見面, 就想問問那時的事。
[鈴: 以下對話我也有點混亂]
M「啊, 那個啊, 雖然這樣對S醬可能有點失禮, 那放到XX山的小村啦」
M「那裡有那種東西」
M「後來父親回來, 把那東西帶去安置了」
M「不知道比較好啦」
支吾以對, 不太想講似的, 其他就一概不告訴我了_| ̄|○

但最後…
M「那個盒子中有像類似怨念的東西」
M「裡頭應該是大量的食指指頭和臍帶」
M「反正都是絕對不能碰的東西, 人的憎恨真的很可怕, 竟然做出種東西」
M「過去如果發現那種東西了, 都是我爺爺在處理的」
M「也有想過要有人代替爺爺做這種事, 但想不到那個人竟然是我啊」
M「我都沒怎麼做過家族裡的事, 今次真的嚇壞了」
M「我也稍稍學習一下好了, 嘛, 才能是沒多少就是w」
M「那個, 雖然說了那個村莊的什麼, 但你們也沒什麼變嘛…S醬也像之前一樣」
M「也不是那樣的時代了~ 真蠢」
我「但還不是中招了w」
我「另外呢, 這麼有趣的事, 我能對誰說嗎?」
M「你喜歡吧。雖然見不到幽靈什麼的w」
我「就是見不到才喜歡」
M「可以啊, 說了又不會有什麼損失」
M「不會有人信的啦, 只會被說說謊吧。所以我都裝沒回事w」

==完==
恐怖故事翻譯 | 留言:0 | 引用:0 |
| 主頁 | 台灣之旅 Day 1 (24/5/2012 & 25/5/2012)>>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