ΨPandemoniumΨ

※密碼提示: 我喜歡的3位男性ニコ歌い手さん的合稱~ tips: axxxxxxxxi ※

凌晨在ピグライフ遇上兜兜,講起了我在噗上問:
我說我已經不愛(´☉ ω ☉)了,大家的想法是?
1. 交男友了?
2. 今天是愚人節吧?
3. 傲嬌
4. 你又在鬧什麼彆扭?
5. 其他(請說明)
結果竟然大多都答4。
當時沒回覆都的兜說「會講出口說不愛了,就真的不愛了吧」

雖然在噗上的說法是「只是想到就問」,但其實有一半是因為最近都沒精神聽放送了。
我日語不好,不專心聽就什麼都聽不明白了,但最近一直加班,7點出門,9點才能回到家,而且還要做一點小家事和運動,真的好累。
每每到11點多就會在座位上睡著,有時手還放在滑鼠上就睡著了。
未聽的枠越積越多,不知道的資訊也越來越多。漸漸就想放棄聽回來,也就因此覺得「我所講的愛也不過如此」。

被問是否倦怠期了,我想也是吧。
現在的我,不管對什麼都是倦怠期吧。
單單用笑容對人,就用盡了我全身的力氣,但不笑就會哭出來,只要被真心地問「怎麼了?」,我就會崩潰。
只能像之前一樣沉迷進拼圖類遊戲,讓腦充滿了數字,蓋過那痛苦的一隅,直至一天它結痂為止。

講回那位歌い手さん,算了,結果凌晨時聽他的TS,雖然把音量關很小,我的心還是被牽動了。我想我還是喜歡他吧,喜歡到覺得寂寞。
只是被牽動的心想起的,是那位討厭我了的人。只要觸碰心裡「喜歡」的情感,就像踏中了地雷的開關,那曾經對我温柔的人的記憶就一發不可收拾。不知他現在怎麼了?不知他在想什麼?不知他是否還在生我的氣?
不過竟然至今,我還是沒流過一滴淚。只是心的那份隱約的悸動,已經演變成確切的胸悶了。
畢竟講到感情,不管是愛情、親情還是友情,我也還是那尾軟弱的魚。
只要受過傷就不能忘記,但即使無法再相信任何人,每次也仍然盡力投入愛裡,結果換來遍體鱗傷,還只能邊獨自舔傷口,邊感受刺痛神經的舊患。

我已經不行了。
距離崩壞還剩多少時間?
在現在的平靜裡,我嗅出了暴風雨的氣息。
但除了聽天尤命,靜待它的到臨,祈求能安然渡過外,我已經無能為力。
Category: None | 留言:1 | 引用:0 |
<<憤世post (慎入) | 主頁 | My heart can't possibly break when it wasn't even whole to start with...>>

留言

拍拍肩膀 、(´・ω・`)
2011-09-07 Wed 20:53 | URL | Aishiteru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