ΨPandemoniumΨ

※密碼提示: 我喜歡的3位男性ニコ歌い手さん的合稱~ tips: axxxxxxxxi ※

夢所預告的回復

嗯, 要是心情起伏的速度能量度記進健力士, 那我想我就會 "有一番作為"…
但不管如何啦, 這次而言算是一件好事。
anyway, 來久違了的 "日記" 吧。

昨晚 "大出血" 了。
洗著澡, 一低頭看到的是血沿著腿一直流, 然後肚子抽搐一下, 一塊手掌般大的血塊掉出來了, 我由大腿到腳踝、腳背, 都被濺滿了血, 有那麼一段時間, 整個浴缸都是血。
這下子才把它們沖走了, 把頭髮和身體洗好, 然後肚子又一抽搐, 又掉出一塊血塊, 雖然沒有剛才的厲害, 但還是有剛才的一半大了…
整個人昏得不得了, 頭痛得可憐, 身體變得比平常更青白, 前臂的靜脈清清楚楚, 於是就去了睡了。

睡醒, 發現あさまっく竟然還未開。
然後じゃっくさん開個人枠了, 我留了comment問 "今晚有あさまっく嗎?", じゃっくさん看到然後回答因為あさまるさん睡了要晚點, 我竟然又回復到單純得因此, 就快樂微笑。
對, 曾經, 只要他們回應我匿名的comment, 我就能快樂, 是從何時起, 這份單純的愛變得那麼複雜? 到底該如何, 才能不再讓我的 "病", 侵蝕我的對別人的 "愛"?
然後凌晨3時多, あさまるさん起來了, あさまっく真的也就開了, 不過我中段就累了, 改為去錄amuさん的timeshift就去睡了。
再醒來, 回到あさまっく去…媽呀! 又是BINGO! (苦笑) 然後因為開起了500bet的局, 眼見人很少就參加了, 哇!!!! 贏了1175coin~~~~ >w< (興奮扭扭) 啊, 不過我名字改了~ (因為じゃっくさん早上的枠, 大家都把名字改成和 "鳥" 有關了~ w) 所以大家應該也沒有認出來吧~ (笑)

然後早上去睡了, 夢到了奇奇怪怪的東東…
反正前段也忘了, 到有記憶的部份, 就是見到一部遊戲機, 玩家會和幻影人物對戰 (槍戰), 我則是站在幻影的斜後方, 看著大家在玩。但那個幻影其實也就明顯是耽美夢想マイネリーベ的オルフェ和エド啊~
然後突然變成了群戰了, 而且已經卯起來成了真正的戰鬥。我和一班人站在城牆上, 當中還包括了美戰的天王はるか, 真的在戰鬥的人是在城的下方 , 不過感覺也很近, 應該也沒有站的很高吧, 我們沒有在戰鬥, 比較像是在指揮, 而且主要指揮的也是はるかさん, 我感覺是被她在保護著一樣, 而且夢中我們相處起來, 她的感覺有點像我一位友人Zelda。
城下的人還在戰鬥著, はるかさん過來擁著我說 "見到你現在回復精神太好了"
我: "嗯, 你真好, 你是男的就好了"
她: "我是男的要如何留在你身邊? 你想包養我嗎?"
我: "嗯, 我真的想把你包起來只照顧我一個"
但到底是為什麼她是男的就不能在我身邊呢? 雖然我也記得夢中我真的 "受保護", 可能是因為是領袖, 不能 "被沾污" 吧, 那我也承認在中學前我一直覺得男性很髒…我小時候完全是敵視男性的…不是指那種 "女生只和女生玩" 的小孩心理, 而是我小時候就是被當男生養的, 而且總覺得自己要保護姐姐和妹妺…所以…
啊…題外了…不過奇怪在於, 明明都很久沒碰過美戰和耽美夢想相關的東東了, 會突然夢到還真奇怪…

不過呢, 感覺好像真的就像夢中聽到的那句一樣 "回復精神" 了。
一覺醒來, 覺得很多事好像都放下了, 之前的黑暗好像也跟著被驅散了。
又聽了一次放在手機裡的截音, 心情感覺是終於全面回復到正常水平了。
所以, 我想要是下次あさまっく再開テトリス, 我也可以去玩一下了。
但, 應該會再等個兩、三天, 待心情真的定下來了, 確定不再起起伏伏了, 才會去。
然後希望, 這樣能回到テトリス了, 我的blog就能加回一點好的內容。
Diary | 留言:0 | 引用:0 |
<<禍不單行… | 主頁 | 自從沒有到あさまっく玩テトリス後好像沒講過好事了吧?>>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