ΨPandemoniumΨ

※密碼提示: 我喜歡的3位男性ニコ歌い手さん的合稱~ tips: axxxxxxxxi ※

25/5: 其實已經沒事了, 不過寫了就放出來吧

嗯, 因為突然心情到, 我又來寫記事了~ (已不敢叫日記、週記甚至月記了…)
最近一直好想放聲唱歌…希望快點找到工作去karaoke吧…

首先又是生放的事, 最近實在…
因為あさまっく二人一直在提那個我討厭的女人吧…心情很糟…有那女人聲音的兩首bgm最近也跑回來了…
也不是指其他人提就ok, 但現在我基本上就只聽あさまっく, 他們不提也就沒事了…
然後隨著あさまるさん的生日越來越近而我什麼都做不了, 人也很煩躁…奄列飯也無理…畢竟我一天沒找到工作, 也不好意思買材料什麼…
總之很討厭有事就出現, 無事就消失的心機女人, 也很討厭什麼都做不好的自己。

最近友人也向我講了自己情緒有點不妥, 作為過來人也好, 親友也好, 我很希望自己能把這責任扛起。
但結果幫不了人, 自己心情也一天比一天差。

昨天也崩潰了…
洗澡時我很習慣自言自語, 細細想一下事情。
得出的結論還是 "我真的想工作的, 但我真的害怕去求職"
我知, 媽媽聽到的話大概劈頭就一句 "那不要做囉, 學那些遊民去領綜緩算了"
姐姐和妹妹, 還有大多的親人、朋友, 大概也一樣的想法吧。
對他們而言, 我永遠不是 "做不到", 而是 "不做"。
我是多麼希望這是事實…
要是只要我想做都會做得到那有多好…
但我不是 "不想", 而是 "害怕"…
他們…不, 應該是我以外的人們, 到底誰在何時才能明白, 那件事我本來做的到, 那件事不一定有生命危險, 那件事對大眾社會而言就算多平常也好, 也會有害怕的人?
我不怕高, 但我能體諒畏高的人…
我愛看恐怖片, 也能理解不敢看的人…
為什麼大家不肯試著了解我對壓力的恐懼?
我也想上大學的, 我也想好好唸書的, 我也想找薪金高的工作, 然後安安份份、長長的、好好地工作下去的…
我是多想做個完美的人, 多想對更多的人有價值, 多想報答到媽媽和姐姐…
我也 "想" 的啊…
但你能夠明白那份恐懼嗎?
我真的每天打從張開眼的一刻就覺得痛苦, 打從準備出門上班上學就會哭, 我真的把手腳割得疤痕纍纍…
為什麼醫生說我有病了你們也不信?
為什麼不願承認那是因為壓力而必須怪到廿多年前的出生事故?
為什麼看著我的疤那麼的深還是覺得我是在惹人可憐?
為什麼到我說出 "不想再累人" 而輕生了也不願原諒我?

我也內疚啊…
我也痛苦啊…
我才廿三歲就患肩周炎…
我才廿三歲就曾兩次壓力大到脫髮…
我才十三歲就希望不再認識朋友…
我才十二歲就說出覺得自己的出生事故沒死去是違反天意…
我才十二歲就說出自己會痛苦可能是的天讉…
我才十歲就知道有些同學會來接近我是因為零食或課業…
我才七歲就覺得一定要進到A班… (精英班)
現在的我, 會不明白我該要做些什麼嗎?
現在的我, 反而會不明白自己的責任嗎?
現在的我, 會這麼難過痛苦是那麼不合理嗎?

我也想像姐姐般強…
我也想像妹妹般灑脫…
我也想像媽媽般堅忍…
我也想像外公般甘心默默為所愛的人們付出…
但我就是做不到啊…
我就是那麼沒用…
我就是那麼失敗啊…

我已經累了…
我實在不懂得做人…
神呀…求你殺了我…
要是只要我死了, 我愛的人們, 我的親、友都會想念我…要是那位她能因此原諒我…能因此而看我一眼…那該有多好?
我已經累了…

每天哭著過的人生…
每天都覺得痛苦的人生…
為什麼還是會覺得不捨…
為什麼明明不想再活了, 卻又想活下去…

我真的很怕…
很怕去面對人…
很怕和任何人類接觸…
很怕每天早上醒來…
很怕…
很怕…
Diary | 留言:0 | 引用:0 |
<<ひらどんさん、今まで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 主頁 | 以下花痴mode大開, 不想嘔不要看… =_=+>>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