ΨPandemoniumΨ

※密碼提示: 我喜歡的3位男性ニコ歌い手さん的合稱~ tips: axxxxxxxxi ※

謝謝妳…

又崩潰了, 每次都只自己熬過去, 今次卻打了給媽媽, 一接通就哭到講不出話, 但結果媽媽叫我先請半天假, 叫我去看醫生, 說我不吃藥放鬆的話每份工都做不長。

內心的聲音對我說, "依靠不了…不能依頼的…她幫不了也不能體諒你的…", "你也不過想人可憐你, 同意你辭職而已, 你根本是又懶又煩又不能熬! 懦弱又不負責任!"

眼前看到的是假期時見到的姐姐的身影, 每天上班10個多小時, 受無數閒氣的姐姐…為什麼媽媽把所有的堅強都給了你?

理智告訴我必須要冷靜獨立, 事事做到完美; 感情卻說獨行的我好可悲, 活在這痛苦的世界一點意義都沒有…

我也不明白, 為什麼要哭呢? 要是是裝出來的, 為什麼淚水會流得那麼猛? 又為什麼不能哭呢? 為什麼要勉強? 為什麼要待在每天都令自己想哭的地方? 為什麼要活下去?

媽媽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是否有人欺負我, 是否有什麼麻煩…我答不上來,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我只知道我好想傷害自己啊, 好想從窗戶跳下去, 好想喝下那一瓶瓶的消毒藥水, 我只知道我想死了算了…

對, 一直都避開不講, 我一直還是不想活下去啊…好怕死…但我不想活下去…好希望閉上眼一直活在夢裡的世界…不想活…不想醒來…那片黑暗好可怕, 但也好吸引…

我說想擁有一個棺材, 不是講笑的, 幻想著那天鵝絨的觸感, 那剛好把身體圍住的空間, 我覺得好温暖, 比現世的陽光更温暖, 就像有人緊緊抱住自己, 這個唯一永恆的擁抱, 令人響往…

不想活了…已經不知為誰、為啥而活…

我還常常想像死後的畫面, 不需要喪禮, 請家人通知親友們, 讓大家不會再找我就好, 可以的話, 希望家人和外婆、姨姨他們能湊一起吃頓飯, 然後不要再提起我。妹妹該會板住撲克臉甚至完全不出現。姐姐會偷偷哭一下。媽媽會憋著淚招呼大家。外婆和姨姨一定會哭吧, 表弟其實也是愛哭鬼。小丸和豆花還會一直我房門, 或在家門前等我嗎?

這個場面, 我好像反而能感覺到大家對我的愛…死掉, 或許也不錯, 只要真的有靈魂的話…好想自私地試試看, 好想感受到愛唷…反正大家也不會難過很久, 對吧, 一年、兩年, 然後很快就會放下了…不會忘記, 但不會再難過…

好想被愛, 好想確定自己的存在, 但活著就覺得自己一文不值, 好像只有死亡, 才比較輕鬆…也對我對大家都較好啊…

終於明白為什麼昨天會突然想起何韻詩的 "夜半敲門", 死神, 為什麼還不來呢…

媽媽剛剛突然來電了, 一接通又什麼都講不了, 只能聽著…

"怎麼了? 好多事做啊? 先休息一下喝點水吧, 都快午飯了, 要是喜歡這工作的就先請個假休息再來, 不喜歡的就不要做, 再另找一份嘛。不要哭了, 嚇壞同事們囉。怎可能事事都做的好? 乖, 我一會再打給你。"

掛線後, 我臉、手和電話都濕得要用面紙擦一遍…會覺得為什麼非得要我崩潰才能得到這份關心? 也怕真的辭職了後得到的又是像之前一樣被催促求職…喜歡這工作? 我不知道, 大概沒有很喜歡, 只是一直怕在外頭找不到月薪9K的工作…對, 不是想要這份工作, 只是恐懼得不敢放手…

我到底該怎樣…我不知道…
Diary | 留言:0 | 引用:0 |
<<朋友 | 主頁 | もう独りで歩けない>>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