ΨPandemoniumΨ

※密碼提示: 我喜歡的3位男性ニコ歌い手さん的合稱~ tips: axxxxxxxxi ※

【閲覧注意】【都市伝説】禁盒: 靈感很強的朋友的故事

以下內容是想譯給友人看的私人用途文章, 禁止無言轉載
站主日語能力不高, 有錯請體諒提醒
文中有方言、有風俗, 我都不清楚, 然後有些話直譯會很怪, 所以會約略修整為中文常用字詞
以下文中「」和 ( ) 都是原文中的, 站主發言或補充會用 [ ]
原文: http://matome.naver.jp/odai/2133165505041533901

===========正文===========

我閒時就會看留言板的了
[鈴: まとめサイト: 類似ptt整理頁, 把留言整理好的資料庫般的東西? <--自己不看不太懂]
因為本身沒什麼靈感應力, 本來也想著自己不會和這裡 (靈異留言板)
想著「就來寫一下上月那熱門話題吧」, 就來了

我是取得了主角的許可才來寫的。
這裡的人的話, 大多會相信我們吧。
可能會寫很長啊。(也沒什麼文才, 寫得又長又難明也不一定)

開首已講了, 我本身是沒什麼靈感之類的, 所以我也不確定這是真的靈異事件與否, 就請各位幫忙判定了。
內容是我們的對話和我所記得的事, 可能會有點混亂的。
好了, 入正題了。這是我一位靈感很強的朋友的故事。

那是位由中學時認識, 至今快30歲了, 還很常一起玩一起喝酒的朋友。
他家是間就算我們住進去也算滿大的神社的主持, 世代傳承, 平常只是做些普通的工作, 但正月啊、有祭祀或婚禮等的時候, 就會以主持的身分作拜祭工作了吧?
反正就是那樣的有副業(或者該算正職)的家族。
而他平常是住在神社附近的住所裡。

那天我們也是準備去飲酒聊天的, 就約定在我家裡集合。
他和他女友先到, 然後邊打遊戲邊等另一位女生來。
就稱呼他為M, 遲到的女生為S, 我是A, 他的女友是K吧。
在邊打遊戲邊等的時候, 就收到了S醬的電話。
S「對不起唷要稍為遲一點呢。在儲物室裡找到了有趣的東西, 全家都著迷了~ A對智力類和拼圖類方面很在行吧? 我會把這個有趣的東西也帶來啊! 就請再等一下呢~」

約過了40分鐘, S醬來到了。
就在S醬的車駛進我家的那一瞬間, M說了「不行! 這個很糟! 糟糕…怎辦好呢…今天父親又不在…」
我「嗯? M怎麼了? 又有事了?」
K「沒事吧!? 又怎麼了?」
M「大概也未到有事的地步…哈哈…A, 這個很糟啊…S醬, 認真的嗎…」
M一般是不會說自己的靈感應力啊、看到鬼啊、神社的工作之類的話題的, 但偶爾就會像這樣突然慌張起來。我們三人都知道這事, 但問他的話, M會不高興, 所以我們都不會主動提。

然後S醬來到我房間了。
M面色蒼白的說「S醬…你帶什麼來了? 拿出來吧…」
S「咦? 咦? 難不成我帶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來了…嗎?」
M「嗯…」
S「這個…因為下週家裡的儲物房要拆卸, 所以找出來了」
S醬邊說邊把一個木盒取出來了。
那是個20cm左右的四方木盒。在電話中說的拼圖裡的東西就是指這個了吧? 一個小小的, 像是俄羅斯方塊般組合起來的小盒子。
M「不要再碰它了! 不要碰!」說完, M馬上跑到了洗手間, 然後傳來了「嗚噁噁噁」的嘔吐聲。
K也去了洗手間, 幫M掃掃背。(很好的女友嘛…w)
吐光了後M就回來了, 然後取出了手機撥電話。
M「爸爸…禁盒…朋友帶了個禁盒來啊…」
M「我很怕…我不能像爺爺那樣解決得了啊…」
M哭了。讓一個29歲男人邊和父親講電話邊哭…想到竟然是那麼可怕的事, 我也想哭了。
M「嗯, 鎖上了, 除了箱子外什麼都見不到」
M「是有些痕跡[可能是蛛絲馬跡或根據]但可能沒辦法」
M「嗯, 只是一點點的話…友人的腹部那…」
M「好像是類似七寶燒的形狀…應該是七寶燒吧? 中間有個三角的。七寶…」
M「不會錯的了…所以說我不懂啊! 我[跟你們]不同!」
(出了一堆專門用語, 不斷重覆的就只有禁盒和七寶燒, 另外還有一些的但我忘了, 抱歉)
M「行了, 我做。我做就是了。要是失敗了, 就拜託爸爸來除魔了啊」
M就這樣掛了電話。
之後M大概痛哭了2分鐘, 然後深呼吸一口後, 邊說「好!」邊跪坐好, 拍打了一下腳邊, 看上去好像是「不再哭了!」般的對什麼下了決心的樣子。
M「A…借我一下美功刀或是菜刀之類的」
我「喂…喂, 你想怎樣!?」
M「又不是要殺誰, 只是不得不幫S醬除魔」
M「S醬, 叫你不要那麼恐懼地看著我也是不可能的, 但不要怕!」
M「K和A也別怕! 暫時還不能怕! 不要怕! 不能輸! 不能輸的!」
M「有我在! 別怕! 不要怕!」
M「不會不行的! 由我來做! 像爺爺一樣! 看我的! 可惡!」
M像是想趕走恐懼般的咆哮。
S醬已經幾乎在哭了…很害怕吧…
我和K也快哭似的, 都快崩潰了…
S「明白了! 明白了! 我會努力的」
我們三人其實都不知要做什麼, 但都回答著明白了明白了的
M「A, 幫我去取刀子」
我「啊, 啊…」然後遞了菜刀給M
M「A, 用力捏我大腿內側吧, 用力的」
完全不明白, 但也只能照M說的去做了
M「啊呀呀呀呀!!!!」
被我捏住了M的大腿, M割開了自己的手指和手掌
[叫我捏他]大概是用來鎮痛的吧

M「S醬張開口!」
M把自己流著血的手指塞進了S的嘴裡
M「S醬喝下去吧, 難喝也要喝下去」
S醬大哭起來, 連講話也講不了, M則重覆唸了5、6遍我聽不懂的咒文
說是咒文, 其實比較像浪曲。
[鈴: 浪曲詳見: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5%AA%E6%9B%B2 ]

然後M把手指拔出, S醬吐出了混著M的血的嘔吐物。
M「出來了! 出來了! 好了! 沒事了! S醬沒事了!」
M「然後…」
M「爺爺你要看顧我啊!」
M把染血的手放到S醬帶來的木盒上, 又開始唸起了咒
M「不行…不行…做得到就好了…」[鈴: 這裡方言我不明白]
M又想哭似的「A! 打電話給我爸」
我按M講的拿出了他的手機打給他父親, 然後放到M耳邊
M「爸爸, 對不起我忘了, 可以一起唸嗎?」
M夾住電話, 把右手也放到木盒上, 又開始唸起了咒文。果然還是像唱歌般呢」
M「完了。完了…完…了……嗚哇哇!!!」
M又號哭起來。這麼大的人了卻哭得崩潰了似的。被K安慰著哭了差不多20分鐘。
我們三人也一起大哭, 四人哭成一團了。
這段期間, M好像也沒有從箱上把手抽離。
(因為在號哭所以記不清楚w)
冷靜下來後, M問我有沒有毛巾之類什麼, 能把手和箱子綁一起。我找了條比較薄的毛巾幫他綁好了。
M「好了, 去喝一杯吧?」
三人「嗄?」
M「講笑啦w 今日是不可能了嘛, A要送我走啊」
(這人的神經是什麼做的啦…真的很堅強)

結果那天我逐一送了他們三人
(就算真的去喝酒, 我也是不會喝, 好送他們回去啦! 討厭w)

那之後大概有8天M都休假了。
然後昨天和M見面, 就想問問那時的事。
[鈴: 以下對話我也有點混亂]
M「啊, 那個啊, 雖然這樣對S醬可能有點失禮, 那放到XX山的小村啦」
M「那裡有那種東西」
M「後來父親回來, 把那東西帶去安置了」
M「不知道比較好啦」
支吾以對, 不太想講似的, 其他就一概不告訴我了_| ̄|○

但最後…
M「那個盒子中有像類似怨念的東西」
M「裡頭應該是大量的食指指頭和臍帶」
M「反正都是絕對不能碰的東西, 人的憎恨真的很可怕, 竟然做出種東西」
M「過去如果發現那種東西了, 都是我爺爺在處理的」
M「也有想過要有人代替爺爺做這種事, 但想不到那個人竟然是我啊」
M「我都沒怎麼做過家族裡的事, 今次真的嚇壞了」
M「我也稍稍學習一下好了, 嘛, 才能是沒多少就是w」
M「那個, 雖然說了那個村莊的什麼, 但你們也沒什麼變嘛…S醬也像之前一樣」
M「也不是那樣的時代了~ 真蠢」
我「但還不是中招了w」
我「另外呢, 這麼有趣的事, 我能對誰說嗎?」
M「你喜歡吧。雖然見不到幽靈什麼的w」
我「就是見不到才喜歡」
M「可以啊, 說了又不會有什麼損失」
M「不會有人信的啦, 只會被說說謊吧。所以我都裝沒回事w」

==完==
恐怖故事翻譯 | 留言:0 | 引用:0 |

台灣之旅 Day 1 (24/5/2012 & 25/5/2012)

因為價錢問題, 買了早一晚夜半的機票, 好睏…而且不想帶著行李上班, 所以先回家一趟, 再在1小時內洗好澡準備好出門, 幾乎趕到死掉。
機場和機上真的會看到人生百態, 我總不明白為什麼我能把毛毯、食物和飲料包裝等, 都收得好好的, 總有些人會把垃圾到處亂放。還有個女人吃了航空公司的麵包、水和fortune cookie, 還喝了茶、咖啡和啤酒…好強大…
到了機場後其實我因為手提行李太重, 手都快斷了, 但基於面子, 我還是裝成走得很瀟灑_(:3」 ∠)_ (現在講出來就更羞家) 出閘就被計程車司機兜搭, 怎麼講都不走, 最後我跑到接機處正中心聽歌沒理他。告非, 誰要在凌晨2點, 坐不認識的男人, 到不熟悉的地方啊? 後來好像機場的保全跟他講了幾句, 他就離開了, 謝謝保全哥哥!┏〇ペコッ
另一個體會, wifi實在是很奇妙的東西, 機場的服務也是。香港的機場wifi超快, 都比我本來在用的網絡商快了。台灣的顯示為滿滿但卻根本用不到, 我最後是偷了一個叫「sushi express」, 大概是某店家的wifi用, 但台灣機場有充電區!!! 雖然好想狠罵香港沒這種好物, 但任由那班最常來港的魔物亂用, 香港連機場都會赤字…←
然後因為我一直打算來台才兌錢, 於是我身上其實一分台幣都沒有(´・ω・`)←
本來看要等到9點兌換店才開, 實在有點汗顏, 但好啦, 我承認我有個理由能在機場待久一點很開心…(抺臉) 因為其實始終會有點暗暗希望能遇上あさまるさん…(*ノω`*)結果另一邊有一家7點就開店了, 只好乖乖兌錢離開, 所以事後知道他們飛機延遲了, 我有點豁然開朗(喂)
離開前有個女人大概是見我在按短訊吧, 就問我借電話, 但其實她身後就是公用電話, 所以我直接說我也不是當地人, 電話打不出去, 請她自己兌錢用公眾電話就算了。之後在想, 香港的話我肯定當那是詐騙, 但在台灣, 我會相信她有一半機會只是不想花那幾元打公眾電話。(靠)
坐高鐵超級快, 連同坐接駁車的時間, 到台北車站才花了1小時左右! 11時多, 我就到淡水了! 在站外被兜兜接到, (我真的完全沒打算要找←趕羚羊啊) 買了久違的mister donut, 然後因為tomo還在上課, 就先到兜兜家了, 兜兜家好像秘密基地!!! 好漂亮! 門真的會咇耶!!(啥鬼) 電梯那防小鬼亂按的設計也好棒! (喂) 到了兜兜家, 大概聊了大半個小時, 我們才慢慢熟絡起來…抱歉我真的很怕生…雖然在網上都發展到C階段了 (屁咧)
送手信給兜的小插曲: 兜只是看到麥兜的吊飾就先苦笑了, 然後看到耳環中還有小豬的就問「你買時該不會覺得這是一定要的吧?」我「的確是」兜「真的好欠揍」我「它很可愛啊!」兜「是很可愛但還是很欠揍」w
然後tomo下課, 我們就開始走向她家, 正當我還在用爛國語努力地和兜想話題時, 就見到前方有個笑很燦爛的女生超高速跑過來, 當下就呆住想「跑啥呀?」然後反射性想看身後是否有她要找的人, 結果她已經幾乎用撲的彈到我面前了, 不知怎的我突然想起被跳跳虎按倒的瑞比和旁觀的維尼。結果這hyper子當然就是tomo, tomo本人也散發著強烈的「可愛」的氣息是啥回事(摀鼻) 然後一起到tomo家坐了一下, 我和兜真的有配合地給她「咇」w
之後出發到公館的KTV。見到淨淨了, 淨淨也是美人呀, 台灣會否也太過份!? (喂) KTV的店員總讓我覺得滿像aya (リア友)。因為live會場就在公館和台電大樓站的中間, 不禁就一直dkdk地在沙發上滾動(掩面) 大家還一直點あさまるさん有關的歌也太過份了! (啥!?) 不過沒練歌加上和大家也未熟, 聲音根本發不出來…
淨淨生日, 但結果我啥也沒準備, 蛋糕是有一起吃但也沒夾錢給tomo, 甚至生日快樂也沒講…我也太無情…而且歌一唱完, 就馬上分道揚鑣, 我是個爛人…(掩面) 所以是報應吧…(看旁邊) 其實也忘了是第一天還是第二天, 反正我竟然遇上變態了…(目死) 在電車上, 有個男的一直盯著我看, 而且貼很近, 我最初只是慣性慢慢移開, 但他一直跟過來, 到後來我已經躲超明顯了…謝謝有身高優勢的兜兜把我們隔開…tomo完全沒注意到也太危險了吧!!! 老實說我穿那樣會看一下也正常, 我也會偷瞄人家胸部或腿, 但我有看的技巧啊!(`・ω・´) (靠) 而且看就看, 跟真的太過份了…我這遊客對台灣的印象會掉啊 ←用群眾壓力
之後去見小千和兔修, 我緊張到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兜和tomo也根本不認識她們, 三人結果都戰戰兢兢的w 兜還說她要回去算了w 兔修到那時為止還是每次發簡訊給兜都會先叫「鈴桑」也太可愛! 天然到這樣也太犯規了吧! (摀鼻) 而且試傳時, 兜回她「收到了」, 想著那麼簡單的回應, 算是有禮貌回覆, 也不怕一直互傳停不下去, 結果兔修竟然回她(*´ω`*)之類的顏文字!!wwww (爆笑) 我當下的反應是「你們簡訊不用錢的嗎?(認真)」
到了螺絲瑪莉, 因為在等的人滿多, 我們也找了一下…最初以為兔修還是自己一人在等, 目標就鎖定在獨自一人的顧客身上, 但那根本只有一位超女性化的小姐, 和一位嬸嬸, 於是再看一下簡訊, 看到兔修說「我們在」, 才想到小千也該到了, 重新搜索就有了懷疑目標, 兜就直接撥電話然後塞我手裡, 我除了「え?( ´゚д゚`)」還是只有「え?( ´゚д゚`)」w
一見到兔修接電話, 我就掛了 (喂) 直接過去打招呼, 見面後, 兜和小千講起KTV的事, 反而比我們快熟稔起來w 兔修真的好高! 怕飛蟻也好可愛~ (喂) 小千是温柔姐姐型~ 有打起勇氣約兩位實在太好了~ 當晚聊的好開心啊~ 義大利麵真的好好吃~ 杏仁霜也完全是我喜歡的感覺~ 店員姐姐的腿好美~ (咦!?) 兔修的吃相才是倉鼠~ (喂) 順帶一提, 其實本來還打算找吉児和暉的, 但在30秒後我怕起來了, (靠! 也太快) 希望下次有機會再開國~
對了, 兔修有送我禮物耶~ 而且因為我說有「(´☉ ω ☉)」就夠了, 她就真的裡裡外外地, 即場畫了2隻~ (又爆笑) 到回家一看, 我發現咭裡早早已畫了一對時, 嘴角根本整個下不來wwwww 兜曰「她到底要畫幾隻?w」
第一天大概就這樣吧, 但大家整個就是累, 兜也因此先回自己家睡, 只約好了翌日開始三人一起在tomo家過夜。回家後, 我先洗澡, 之後坐在tomo桌前準備明天的東西等, 突然聽到tomo碰跌東西發出巨響, 即時反應「你冇嘢吖嘛!? (你沒事吧 的廣東話口語)」, 因為tomo沒聽清楚, 超冷靜地回答「沒事」, 我意識到自己講了廣州話後, 都在外笑到倒在桌上了www

--Day 2待續--


値段がやすくなるから、5月24日のチケットを買っちゃった、眠かったね…そして、荷物を会社に持って行きたくなかったから、仕事終わった後、一回家に帰って、一時間以内シャワーとって、また出かけた。時間はそんな十分ではなかったから、ちょっと心配してた…
エアポートでも飛行機でも、いろいろな人たちを見れるんだね。なぜ私はブランケットも食べ物の包装紙もよく折ってたのに、ゴミをどこでも捨ててた人もいるかな?ある女は航空会社からもらったパンと、フォーチュンクッキーを食べて、水も飲んで、後はお茶もコーヒーもビールも注文してた!ある意味ですごかった!
キャリーが実は重過ぎて、手も震えてたけど、負けたくないから、そのまま無事に仮装して行ってた(`・ω・´)b(<--今言えばめっちゃ恥ずかしい)エアポートのロビーに着くと、すぐにタクシー運転手が話しかけてきたんだ…何回も「友達が車で迎えてくるから」って言っても無駄だったから、ロビーの真ん中に行って、ヘッドフォンで歌聴いてた。ふぁっく!深夜に知らない男と知らないところ行っちゃうわけがないだろう!?後はエアポートの警備員が、その運転手を出させたようだ。警備員さんありがとう!┏〇ペコッ
香港のエアポートのwifiがはやかったのに、台湾のはあまり接続できなかったね…だから、「sushi express」というのを接続したw wifiがなんか弱かったけど、充電エリアがあった!香港でもこんなことあればいいなと思ってたけど、きっとある国の人に使いすぎて、エアポートも赤字になっちゃうから、まぁ、いい←
そして、ずっと台湾着くと両替してもいいと思ってた私はそのときまで、台湾ドルを1つも持ってなかった←
最初は9時まで待たなきゃと思ってて、ちょっと焦ったけど、まぁ、確かに、もうちょっとエアポートでおきたかったね。あさまるさん会えるかもって。結果7時に開くのもあるから、両替して行っちゃった。だからあさまるさんたちの飛行機が遅延したこと知ってきたら、実はちょっと嬉しかったね(゜ ∀(⊂(*´▽` *)
エアポートから離す前に、あるおばさんが多分私がメールしてたこと見たから、私の電話を借りたいって、でも彼女の後ろにはもう公共電話があるから、断った。後で思ったら、香港でそんなことあったら、絶対詐欺だと思うけど、台湾だから、ただ公共電話がお金かかっちゃうから使いたくないかもって。(お前のやつ…)
HSRってちょうはやかった!!ただ1時間かかって、もう台北着いた!11時くらい、もう淡水ついたわ~Saturn(友)に迎えてもらって、mister donut買って、tomoちゃん(友)がまだ授業中だから、とりあえずSaturnの家へ行った。そのアパートが綺麗だった!!秘密基地のようだった!扉を開けるときに本当に「びー」って響いてた!(なにこれw)エレベーターもいいわ!Saturnの部屋でチャットを1時間くらいすると、やっとそんな緊張してなくなってきたんだ。人見知りなんでごめん…ネットではもうCになった関係なのに…(バカなの!?)
お土産を送ったら、ある理由で、Saturnは豚だとよく言ってたから、(もちろん悪意がない。ちなみに私はハムスターだ)豚のストラップを見るともう苦笑しちゃったw そして猫と豚のピアスを見て、「お前、これは買わなきゃと思ってたの?」私「確かに」Saturn「殴りたい」私「かわいいじゃん!」Saturn「かわいいのに殴りたい」w
tomoちゃん授業終わったら、Saturnと一緒にtomoちゃんの家へ向かって、何を言ってはいいかと考えてて、前はなんか微笑んでる女の子がこっちに走ってきてた。「何があったの?」と思って、反射動作で後ろを見てみたかったけど、その女の子はもう私の前に着いた!突然に自分がティガーに押し倒されたラビットだ気がしたw Saturnはこれを見てるプーさんのようだったw もちろん、この女の子がtomoちゃんだったね~本人でもそんなほどにかわいかったのはどうしよう~(●ノДノ) その後、また出かける前には、tomoちゃんの部屋でちょっとチャットしてた。いつもSaturnの家のその「びー」の鍵が好きなようだったから、Saturnとその「びー」をいってあげたw←
そして公館でカラオケしてきた。淨淨(Saturnとtomoちゃんの友人さん)と会った。淨淨も美人なんで、台湾マジひどい!← カラオケの店員さんはaya(リア友)みたい気がした。ライブの会場は公館駅と台電大樓駅の真ん中だから、静かにしたら、dkdkしてて、ソファーにゴロゴロしてた。みんなはまだあさまるさん相関の曲を歌ってはもっとひどかったよ!(なにこれ!)でもやはり歌を練習してなくて、みんなとはまだそんな親しくなかったから、声ぜんぜん出れなかった…
淨淨のお誕生日なのに、なにも準備してなくて、ケーキもtomoちゃんが買ったんだけ、「おめでとう」も言わなかった…私もひどかったわ…そしてカラオケが終わったら、私たちはすぐに行っちゃって、私本当に悪い人なんだった!だからカルマがきたのかな…実はもう何日目のことなのか忘れちゃったけど、変態会ったんだ…電車の中で、ある男が近く私のことを見てた。最初はただ反射に彼から離してみたけど、彼はまだ寄せてきてた!背が高いSaturnに保護してもらってありがとう~┏〇ペコッ tomoちゃんぜんぜん気づかなくて危なすぎだった!((;゚;Д;゚;))私も他人のおっぱいや生足を見るけど、スキルあるよ!スキル!(ふぁっく!)そしてただ見ればまだいいが、寄せてきちゃ絶対だめだ!あ、台湾に評価が落ちちゃうから、みんなさんそのやつを殺してくれないか←
後はちゃるさんとやすえちゃんと会ってみて、緊張過ぎて心臓が口から出ちゃう気がした!Saturnとtomoちゃんが彼女たちを知ってなくて、私も彼女と会ったことがなくて、三人もdkdkしてたw Saturnはもう帰っちゃうって何回言ってたwそういえば、やすえちゃんはその時でも、毎回Saturnにメールしても、「鈴さん」って呼んでて、かわいすぎだった!そんな天然なんで反則だろう!初めてメールしてみたときに、Saturnはただ「受信できた」って返事して、もう返信しないだろうと思ってたのに、「(*´ω`*)」の顔文字だけを返信してきたんだwwwwwww 私「君たち、メールって、無料なの?(`・Д・´)」w
Rosemaryという店着いて、待ってる人がちょっと多かったから、一瞬でお二人を見つけなかったね。最初はまだやすえちゃんが一人でいたと思ったから、ぜんぜんみつけなかった。もう一回メールを読んで、「私たち」って書いてたから、「まさかちゃるさんももうきたんだ?」って、やっと容疑者(!?)を見つけた!やすえちゃんに電話してみたSaturnに、電話を聞かせた私が「え?今何?( ´゚д゚`)」のようだったw
やすえちゃんが電話に出る前に、私のほうが切っちゃって、リアルで挨拶して行ったw Saturnはさんとカラオケの話をして、私よりはやくみんなと仲良くなったんだwやすえちゃん背が高い!羽蟻が怖いこともかわいかった~ちゃるさんはやさしい姉さんっぽいだった~二人を誘ってみた勇気が出れてよかった~楽しかったよ~パスタもデザートもおいしかった~店員さんの足が綺麗だった~(あれ!?)私より、やすえちゃんがマジハムスターだ~(おい?!) ちなみに、吉児さんと暉さんも誘ってみたかったけど、30秒考えたら、怖くなった。(はやすぎだった!)次回は開国できればいいね~
そうだ、やすえちゃんにプレゼントもらった~私は「(´☉ ω ☉)があったらいい」って言えば、彼女はすぐに2匹描いたwww帰って見ると、カードにもう描いてたwww Saturn「何匹描きたかったの?w」
一日目はこれで終わった。みんなちょう疲れたね。Saturnもそうだから自分の家へ帰っちゃった。前はこの3晩も一緒に寝るって約束したけど。tomoちゃんはシャワー浴びるとき、なにが落ちちゃって、音がすごかった。びっくりして、広東語で「大丈夫!?」って言っちゃったw彼女はよく聞けなかったから、冷静に中国語で「大丈夫」って返事してくれたw自分が広東語喋っちゃったとわかったら爆笑しちゃったw

--Day 2続く--


高鐵(HSR中)

美美的淡水站(綺麗な淡水駅)

KTV(カラオケ),佐為!!。゜(゜´Д`゜)゜。


Rosemary~

兔修修(やすえちゃん)wwwww
Category: None | 留言:3 | 引用:1 |

台灣之旅 序

久違地寫blog了, 因為想見あさまるさん所以去了台灣, 雖然沒有參加到live, 但還是留下了美好的回憶。
現在想起還是一直想哭呢。
也已經搞不清楚是因為他還是因為友人, 是想念、是難過、是害怕、是後悔還是感動。
反正從一個人回來時, 就一直都想哭。在高鐵和飛機上時, 淚整個是失控的狀況了。
就算現在, 臉就像僵住了一樣無表情, 回家也一樣得用盡全力才能擠出笑容, 但其實內心的感情就像洪水, 一直在衝擊著我的胸口。
是痛苦還是幸福呢。
腦裡很亂。
反正, 先繼續把一切寫完吧。
或許只要寫完, 就能把一切理清了吧?

久しぶりにブログ書いたんだ。あさまるさんと会うために、台湾行っちゃった。ライブを参加できなかったが、素敵なメモリーを作った。
毎回思い出しても、泣きたくなっちゃう。
あさまるさんのためになのか?友達のためになのか?会いたいんだから?悲しいんだから?怖いんだから?後悔してるの?感動してるの?泣きたい理由はなにかもうわからない。
一人で帰るときから、ずっと泣きたかった。高速電車でも飛行機でも、涙がぼろぼろしてた。
今でも、表情がないのに、感情が激しい。洪水みたいに、胸で騒いでる。
これは苦しみか幸せなのか?
混乱してる。
まぁ、とにかく全部書いちゃう。
だって、書いたら、自分の思いもやっとわかるかも?
Category: None | 留言:0 | 引用:1 |

單純想把想講但不敢在交流網站講的話寫出來

我已經累了
最近每天都努力打起精神,但事實是我每晚在哭
好想找個誰聊天,但該找誰?更重點是該講啥?
我根本搞不清問題在哪。

講到底還是在為了一堆我愛而不愛我的人在痛苦難過吧。
不想死,但生存也是痛苦。
好想一覺睡去不再醒來。
現在每天在說服自己,起碼先到台灣,回來再算吧
但到底有多少人不想我去台灣?
想到自己被討厭著就不敢去。想到那裡有討厭的人就不想去。

其實已經決定回來後連在twitter也會公開講我討厭誰,不是已經不在乎會失去喜歡的友人了,而是或者就像tweet友にゅるくん講的,「只是表明討厭誰該還好吧?」但當我講的人是你喜歡的人時,一切是否能如此灑脫?
不過既然這裡是我的blog,那就先在這裡講吧。

再講明,不管會受多少人攻擊,不管看到的人要否跟誰講,不管這會否被一些人利用,我還是討厭以下的人,而我只是希望在這個我的世界裡,可以對自己坦白。
而因為我對討厭的人,是連看到名字都會不舒服,所以也只會講一次,也因此,若有任何人對我講他們,不管內容是好或壞,只要是有提及名字的話,我很可能都會一律刪除。
對認識我的人而言,我討厭哪個歌手已經是公開的了,理由就是我之前寫過那一堆關於ニコニコ的,不滿的那些部分。而我覺得這麼心機厭惡的,是ヲタみん。
至於台灣,以往曾認識的人,可能會猜是當日我和她大吵架的那位,但真心,要是現在她願意聽我講話,我真的好想道歉。我是覺得她不會原諒我,但我只能講,當日其實我倆都有錯。她把氣發洩在我和她另一位友人身上,最後還講出「不喜歡就把我刪了」這種話,但其實那種情況下,我可能也會講同樣的話,我卻因為不忿氣,更多地是因為怕被丟下,所以自己先選擇把她丟在那裡。我還是覺得她有錯,但我同樣也有,所以說對她,我只想道歉。
講回討厭的人,這次這位,理由我不想提,反正我也是覺得她造作勢利,而且論能力,論對某兩位歌手的愛,我相信上述那位舊友絕對比她強。這位我討厭的台灣聽眾,是ウサギ。

好,我已講完了。
要為她們護航也好,要攻擊要利用,也悉隨尊便。
反正我不會因而就說自己不討厭她們。老實講,最近心情會煩躁大概也有因為每天都見到討厭的人,與其一直壓抑到自己快瘋掉,甚至有求死的欲望,我寧可豁出去告訴全世界這事實。
Category: None | 留言:0 | 引用:0 |

有關最近的中港仇

我知道這種內容很敏感
但基於昨天的事,我沒法控制自己不發言…

當我週五才剛在Facebook留言
「最近常見到仇蝗仇蝗,朋友的話,我知大多是針對那些害群之馬,但有些人卻總是整個國家地罵,把全國人都踐踏一遍
每個地方都有好和壞的人,能花錢就看不起人的,就蠻不講理的,中國有,香港有,台灣有,日本有,歐美有,中東有…分別只在於他們對你影響有多大
請記得,該恨的是行為,而非民族,單單因別人是出身某國就鄙視甚至出言侮辱,那你的行為和那些不文明不公德的人沒差
我已聽夠了「xx國就好多了」的話,真覺得只有那國好就給我滾過去!美國的失業率、日本的自殺率、歐洲的金融危機,我看你能熬多久,才最終夾住尾巴逃回來
自認為是港人就一副了不起嘴臉的人也是,香港由依靠英國到現在靠中國賺錢,一直都只是條寄生蟲一樣的角色,不要太自以為清高
大家都是人,不要再侮辱別人的國家國籍好吧?」

結果留言翌日, 我就看到了內地孔教授的發言。
首先我得講,我是港人,但我不時不屑部份港人對內地人的態度,當然,也會厭惡某些內地人的行為。但我認為每個地方總有不好的人,這不代表我們就能攻擊他們的整個民族。
至於香港,我們不是不想承認自己是中國的一部份,而是我們的背景的確不同,外國人對香港、台灣、內地、澳門的人也的確有分別,別因為我們自稱香港人就把我們說的像漢奸,我們也沒講過我們是英藉,沒有出賣內地的利益。而且我深信要是你問別的地區的人,他們也會回答你「我來自上海/北京/澳門」,而不是「中國人」。

就這次地鐵事件,我當初聽到有人因此把地鐵按停,即使當時就說是那位港人做的,而對方是內地人,我也是即時就答「我覺得那位按停車子的人比較礙事啊」,或者不是每個人都如此,但個人而言,錯就是錯,不管你是哪國哪省哪鎮,哪怕是港人在台灣、日本、韓國犯規被罰,我也只會回一句「那怪不得人」。
當然,在車上進食是違規的,但其實一般而言,要是小孩吃個一兩口,我們會體諒,有說是因為小孩的零食掉在地上把地方弄髒了,男人勸喻無用,才引發罵戰。但老實講,小孩有否把地方弄髒?是有人無視別人勸阻?還是有人歧視口出惡言?除了當時在車上的目擊者,外人如我已經無從得知。內地人違規,然後兩方對罵,吵鬧聲和把車子叫停的行為,滋擾到另一些在車上的乘客,只有這部份,是最終眾所周知的事實。

而有關孔教授的發言,我需要認同,非當地土生土長的確不是義務明白當地的方言,而一個國家的國民就該學該國的國語;也同意見別人違規,該先勸喻而非立馬開炮。
問題是片段是由小孩剛開始吃就開始拍了嗎?很抱歉,答案是否。先莫講最初港人曾否嘗試用國語溝通、最初語氣如何、誰首先開罵等全部成謎,當兩邊人已吵得如火如荼,你用此來判斷港人小題大作又是否合理?違規後還在大聲嚷嚷的人素質就不差?要是真的有把地方弄髒了, 女人說「都停下沒吃了」,那地方又是否已清理回來?
港人對港人、日本人、歐美人不會這樣?我不知這位孔先生在香港待過多少年,但按我在港這廿多年來的經驗,也曾見過港人在公車進食被勸阻引發罵戰,只是很快就平息了。
我也有內地的朋友和親戚,我也認識勤奮上進的新移民,我們的祖父母、曾祖父母又何嘗不是內地移民到港,故此我實在不想看到我喜歡的人們,也因一些好事之徒而被歧視或互相憎恨,也不希望這個我們土生土長的地方因而決裂。但當責怪我們歧視內地人的同時,這位孔先生也明顯輕視港人,這種真的是希望互相尊重的態度嗎?如果大家都是中國地區的人,為什麼要覺得給我們水和資源是種恩惠?父母會覺得給予子女資源照顧是一種施捨嗎?內地真的視我們為一份子嗎?
再者 ,內地人來產子,我們給他們居港權,最終引致港婦產子資源短缺;內地生產黑心食品售至香港,我們只能自覺倒霉然後自行戒食;內地隱瞞疫情導致香港爆發大規模非典型肺炎災難,死去的、有後遺症的應有盡有,我們只為最終得救而感恩;內地部分遊客或新移民插隊、吐痰、亂丟煙頭、隨處蹲坐、隨地大小便等等也是事實,雖然我不希望如此,但經歷過這一切,港人對內地人有不好印象是否那麼難以理解?該怪的,是這些害群之馬,而不是怪港人器量小。

身為一位學者,孔先生這番言論中卻充滿個人偏見和粗俗言詞,本該是為民眾解釋這次事件的,結果卻只煽動了內地人敵視港人,這還算是一位學者該做的事嗎?
就算是市井之徒吵架,用詞如此也會過份。試想像要是你哥和我妹吵架了,然後我對你說「沒法子,你哥也只是條狗。的確你家或者也有好人,但你整個家族大多也不過是狗。」你會作何感想?
這位孔先生講這番話是為了為內地人出口氣?還是為了迎合大眾,增加知名度以討好處?大家細心一想就心中有數。
另外,也不要再說什麼「香港也是中國的一部份,我在廣州、上海、深圳能做的,為什麼在香港不能做?香港人這樣就是歧視,就是叛賊」。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即使國法允許,我家規不准,這在我家就該禁止,若果把香港想像成內地的,沒有特殊背景的村落,他們有規定不許穿紅色衣服,你違規被趕被罰,你會有這麼仇恨嗎?內地一直責怪我們歧視,又有否想過,很多事要不是我們的殖民背景,根本只會一笑置之?
一般而言你要去一個地方,就該先查一下有什麼絕對不能做,要是違規,就是自己理虧,只能記住、改過,而不是逞口舌之快。對一個地區的規矩,要不好好遵守,要不就罷遊,不要為面子反駁反抗,甚至出言辱罵。不是一句「外來所以不懂規矩」就能把所有責任推光的,起碼我深信隨處便溺和插隊等,應該在哪都不該發生。

港人自視過高,內地人不知悔改,兩者之間的問題根本無法解決。單單只是鄰近國家,甚至是同一生境的各類動物,都會先想辦法互惠互利,和平共處,我們政治上名義上是同一國的人類,為什麼每次都只會互相侮辱,而不能好好協調呢?
Category: None | 留言:1 | 引用:0 |
| 主頁 |下一頁>>